导航菜单

家具产业转移 如何避免空心化

顺德区委员叶中平.jpg

“广东家具业财富扩张的崛起再次出现 15年前的顺德南康家具,回到了过去,机遇触手可及。 “

上周,顺德木业协会应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市有关部门邀请,组织会员企业进行检查 作为顺德木业协会会长,宝丽雅集团总经理谢金河也去了南康查看他从南康带回的信息。看到这些话,我也想到了顺德家具业今天面临的挑战。

南康市是“木工之乡”。今天有人称之为“中国中部的家具工业基地” 一些当地人告诉来访的顺德木材协会成员,今天南康的家具产值是顺德的三分之一。他们认为这个比例很快就会改变。我想知道五年后南康的家具产值会不会等于顺德。再过五年,它会超过顺德,成为南康产值的三分之一吗?

我认为这一变化也提出了在产业转移趋势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如何应对产业的集中化空的问题。 我们看到,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将远离中国,如服装、鞋和帽子,尤其是在出口市场。 我想我很快就能在中国市场看到大量东南亚制造的服装和运动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甚至会看到东南亚制造的中国品牌服装,如“李宁”和“361” 这种情况离我们不远!因为东南亚,包括人力资源成本在内,都很低,这已经成为这类行业的投资萧条,这是由资本博弈规则决定的。

回到顺德,在国内市场布局上,顺德家具业经过多年发展,有自己的优势:一是产业链的配套完善,即前沿原材料市场;二是中间工厂有一定的生产技术和工人资源。第三,销售市场就在房子外面。顺德家具销售市场形成较早,大大降低了营销成本。这是核心优势。 此外,家具行业的设备和模具投资不大。顺德还形成了家具行业的配件市场,全部位于顺德。 现在南康家具业也从顺德带走配件,返回南康生产,然后运到顺德。其中许多是在顺德制造的招牌下出售的。

看着这件事,我想我可以看到南康家具业的发展过程。 作为传统的“木工之乡”,南康在上世纪90年代,很多人来到顺德家具厂工作,学到了很多技能。一些人逐渐成为董事和经理。 这些人中的一些人发现他们的家乡有合适的机会,于是回去创业。 然而,随着顺德近年来生产成本的快速增长,顺德一些家具业主已经放弃生产,转而专注于销售市场的发展。 他们支持员工返回南康开办工厂,并将收到的订单移交给南康生产,从而加快了转移。

可以说,南康被比作顺德长大的儿子。当他的儿子长大后,他会成家立业。 南康市位于中国中部,靠近国内消费市场。他们将发展自己的销售市场。 此外,大约3年前赣州市政府来顺德招商时,我告诉市长,家具应该分两个产业链进行改进,一个是原材料产业链,另一个是销售产业链。为了加快工业发展,它需要配套设施。 从谢局长带回的介绍材料来看,进展很快,两条产业链正在逐步完善。 我认为这次南康邀请顺德木业协会进行调查,其中蕴含着吸引顺德原材料产业链落户南康的希望。

我们不能阻止这种情况,我们只能从顺德制造业的角度考虑对策。 从西方产业转移的经验来看,有些产业必然会转移出去,有些可以留下来。例如,德国和意大利也有家具行业,但他们的家具正在向更高的水平发展,包括10年保修期。 我认为顺德也可以学习这条路。 对策之一是继续扩大品牌实力,但这方面不是顺德家具的强项,很多顺德家具企业都不太想出去,这是基于顺德被认为特别好的特殊情况。 然后,另一个对策是拥有优秀的技术人员。 由于中高档家具的制造不规范,订单更加个性化差异化,这就要求对技术人员有更高的要求,以及一个适合资本需求的公平环境和更好的人力资源环境。 顺德的职业学校能借鉴德国的双轨教育模式,培养熟练的工匠吗?这样顺德家具行业就可以保留一些中高档家具来做,并保留较高附加值的生产基地。 在这个层面上,顺德政府应该更加重视东莞的产业转移,因为东莞的产业转移速度会更快。

这是我对顺德家具产业转型中面临的挑战和对策的思考。顺德五金制造业面临的速度比家具快。 我想到最近申请破产的美国汽车城底特律,以及台湾高雄的工业加工区,两年多前那里的草长得比人还高。 产业转移后的空集中化的确是政府应该尽早处理的事情,例如,它可以增加支持,使资本得以保持和发展空 (作者是顺德区公共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叶中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