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海口男子为让儿子上大学给“复旦教授”14万元 孩子当年“落榜”

3月18日,《南国都市报》(记者何容晖、记者胡坤坤)2015年高考结束后,超过海南二线的潘潇没有被任何学校录取。他“从名单上掉了下来” 最初,潘的父亲潘想通过他认识的一位“复旦大学教授”帮助他的儿子上同济大学。 结果,花费了140,000元,这个孩子无法进入同济,也是因为“教授”骗他推迟了其他学校的入学,导致潘潇在名单上最终失败。

家庭有考生,这被许多家庭视为头等大事。 2015年5月,因为他的儿子即将参加高考,为了让他的儿子上同济大学,潘很早就开始到处寻求帮助。 当我通过朋友认识自称复旦大学教授的周桂强时,潘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除了他的热情之外,潘几乎回应了周桂强的要求。

2015年5月9日,应潘的热情邀请,周桂强夫妇来到海口旅游并接受潘的接待。潘请求周桂强帮助他的儿子上同济大学,周桂强答应帮忙。 那个月25日,周桂强和他的朋友去新疆旅游。他们打电话给潘,谎称他们邀请了海南考试局的两位领导和上海的相关领导去新疆和田旅游。由于缺乏资金,潘被要求给他几万元。 根据周桂强的要求,潘随后将6万元存入周桂强的账户。

高考公布后,潘的儿子的分数比海南的第一录取分数线低了20分。潘就此事联系了周桂强,周桂强仍然说他可以处理。 那年7月,周桂强以资金紧张为由,要求潘某给他10万元。 潘和刚完成高考的儿子去上海了解情况。周桂强带着潘和他的儿子参观同济大学校园,并在门口拍照。 潘提出要招待同济大学的领导,但周桂强拒绝了,理由是领导没有空。与此同时,上海市普陀区教育局副局长和上海行政学院培训部主任参加的宴会被安排来制造他正在处理潘在同济大学出勤率的假象。潘相信了,递给周桂强10万元,并让周桂强写一张借据

8月底9月初,潘某通过电话和微信与周桂强进行了沟通,因为潘某无法得知自己在同济大学的出勤情况。他要求周桂强退款。然而,周桂强退还潘某20,000元后,余额以能够为同济大学学生办理学费、不能及时报销住院费用等各种借口被扣除。 直到2015年高考结束,潘的儿子也没有被普通高校录取。

帮助人们购买玉器并帮助人们出版书籍?假教授“偷梁换柱”声称这不是欺诈

潘某不知道周桂强不是复旦大学的教授。周桂强,生于1961年,虽然来自上海,但他是一名自由职业者。 周桂强被指控欺诈后,甚至认为自己不构成犯罪。

周桂强在新疆旅游时,在没有征求购买意向的情况下,买了三件平安扣玉饰并邮寄给潘。 周桂强在上海收到10万元时,正在编辑出版一本新书。周桂强任命潘为副主编,并签署了一篇自己写的文章,在双方未签署合同或口头明确投资金额、利润分享、风险承担等重要事项的前提下,将100份复印件邮寄给潘。 周桂强辩称,在他收取的16万元中,6万元是受害者代表她购买的,10万元是受害者投资出版的。

一审法院认定周桂强编造了他可以帮助潘的儿子上同济大学的事实,骗取了14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欺诈 潘通过别人的介绍认识了周桂强。目的是找到他,帮助他的儿子上同济大学。周桂强第一次支付了6万元,因为他谎称需要资金将海南考试局和相关领导从上海带到新疆。第二笔付款是10万元,因为周桂强安排参加宴会,这导致受害者误以为周桂强帮助他的儿子上同济大学。受害者的支付功能很清楚。周桂强将玉扣邮寄给受害者,并在书上签名,将书邮寄给受害者,前提是受害者没有明确委托他购买玉扣并在出版这本书上达成合作。这是企图掩盖他欺诈的目的。 一审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周桂强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并处5000元罚款。

判决后,周桂强不服一审判决,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可靠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近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张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