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万宁日月湾冲浪基地多次举办世界大赛 一年吸引3万多人前来“浪尖起舞”

万宁日月湾冲浪基地举办了多次世界比赛,每年吸引3万多人“在海浪上跳舞”。

冲浪+旅游”潜力巨大。

海南日报记者王立刚

国家冲浪队在参加了最近在日本举行的冲浪锦标赛和奥运选拔赛后,返回海南万宁日月湾训练基地进行训练。

三年前,国际奥委会正式将冲浪列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 2017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与万宁市政府签署了国家冲浪队冬季训练基地战略合作协议。中国最大的冲浪训练基地建在万宁日月湾 海南体育职业学院院长王香洲告诉《海南日报》:“两年多来,国家队一直在万宁日月湾训练 国家冲浪队的根基凸显了万宁日月湾的影响力,并逐渐将其发展成为中国着名的冲浪胜地。 “

冲浪者喜欢在万宁日月湾顶上冲浪 《海南日报》记者陈元在日月湾拍摄了“3万多人在波峰上跳舞”。

万宁日月湾拥有独特的冲浪条件,举办过多次世界冲浪比赛。这些因素都是国家冲浪队训练基地设在这里的重要原因。

省旅游文化厅竞技体育司司长刘平九认为,万宁日月湾是中国乃至亚洲最理想的冲浪场所。全年都有海浪,非常适合冲浪训练和比赛。 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的相关官员已经走访了中国一些曾经举办冲浪比赛的沿海城市,但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万宁日月湾。 自2010年以来,万宁日月湾举办了多次世界冲浪比赛,日月湾的冲浪氛围越来越浓。

日月湾国家冲浪队训练基地让国家冲浪队和海南冲浪队受益匪浅,也吸引了众多国内外冲浪者。

国家冲浪队队长、海南队主教练马福表示,在最近闭幕的全国第二届青年大会上,海南队获得了14枚金牌,其中一半来自冲浪队。 国家队的水平从开始到现在都可以和欧美的强队竞争。 2018年,国内外约有3万人前往日月湾冲浪,体验“在浪尖上跳舞”的感觉

海岸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加强

全国团队成员和来自各省市的专业团队成员常年在万宁日月湾基地接受培训。在享受海上冲浪的同时,他们也感到海岸基础设施建设亟待加强

徐志娟是武汉体育学院体校冲浪队的主教练。她带领由几十人组成的体校冲浪队在日月湾训练了一年多。 她说日月湾的天气和波浪条件在中国是一流的,但海岸基础设施相对较差。国家队和省市队目前没有各自的住所。团队成员和游客住在森林旅馆。 日月湾附近只有一家旅舍式酒店 去年,山西冲浪队搬出了森林旅馆,在不远处租了一栋“半拉兹”别墅。经过简单的改造,他们搬进来了。

马福带领国家队参加了不久前日本四大冲浪胜地之一的宫崎县的比赛。 他说宫崎冲浪基地周围的设施相当完善,吃喝玩乐的“龙”值得向日月湾基地学习。

湖北电视台记者严旭陪同女儿林大晋两次来到日月湾冲浪基地,训练前后在日月湾停留了20多天。 林大晋非常喜欢在日月湾冲浪,但她觉得日月湾的住宿条件和周边配套设施亟待改善。只有一个地方可以住,餐馆也很少。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旅馆里吃饭和生活。有些父母甚至在旅馆房间做饭。尤其是在晚上,父母和孩子只能呆在房间里聊天和打发时间,而且配套设施很少。

创建冲浪主题音乐节和派对

冲浪是一项次要运动,但也是一项时尚运动,受到全世界青少年的喜爱。 严旭说,她的女儿林大晋一接触到冲浪就对这项运动上瘾了。 在过去的两年里,越来越多的武汉冲浪者参观了日月湾。 每个人都认为日月湾有很大的“冲浪+旅游”潜力

日月湾不仅能让人们冲浪,还能以冲浪为主导,发展各种形式的娱乐活动,让冲浪者和非冲浪者在来到这里后都不想去。 严旭说普通冲浪者必须在日月湾至少呆上四五天来学习冲浪,而爱好者则必须呆上至少10天来玩得开心。 日月湾应该结合冲浪来创建一些音乐节、主题派对、主题酒吧等活动,这样冲浪者就可以在白天享受冲浪,在晚上享受吃喝玩乐和唱歌。 “日本有3万多名冲浪者。如果日月湾每年能吸引1万名日本人冲浪,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严旭说

马福来的想法甚至领先于严旭 马拉多纳认为,日月湾应该成为中国的极限运动胜地,包括冲浪、攀岩、滑板等项目,应该建造不受海浪影响的人工冲浪池。 在这个极端的基地周围,另一组俱乐部和专卖店肯定会吸引来自国内外的极端球员来到日月湾

(海南日报,海口,10月10日)

责任编辑:肖秀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