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松社我来讲」人世间的爱与辜负

三天前,宋诗让我分享

李卫长的新书《人世间多是辜负》

世界上有两种人:爱和被爱。如果一个人能同时拥有两者,那么他的生活将是世界上最完整的生活之一,因为他给予了爱,而这种爱得到了回应。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世界上大多数人无法过上如此充实的生活。爱着的人最容易被背叛,而被爱的人最容易被背叛。

挫折是一个非常酷的词,最常与之相关的情感是爱。你给予的爱是单相思,但在你内心深处燃烧的爱是很难熄灭的。正如《简爱》所说,“爱之火在你心中悄悄点燃,不被回报,不为对方所知,它肯定会吞噬和煽起爱的生命。”被背叛的爱人已经够疯狂的了。

纯粹的爱常常令人失望,尤其是在文学作品中。如此令人失望往往会创造出令人难忘的经典作品。今天带给读者的是李卫长的新书《人世间多是辜负》。作者重新诠释了十几部大多数人都熟悉的经典作品,一点一点地打破了隐藏在字里行间的深深的爱。这本书的所有读者都会被写在字里行间的爱和失望所感动。

作品简介

李卫长新作品《人世间多是辜负》

一本关于爱情和背叛的散文集。它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题为“爱情骑士”。它阅读温特森、契诃夫、杜拉斯、侯赛因、尚春村树、钱德勒、特里斯、菲茨杰拉德、歌德、兰博和北野武的作品,以及他们的爱情故事。以下标题为“爱情失望”。它以林白的一首诗开始,聚焦于爱情的主题和话语。这本书包括《伏羲伏羲》 《卖油郎独占花魁》 《沈从文的前半生》 《取瑟而歌》等。故事涉及《西游记》黄袍怪、无极县、女儿国等。

作者写作自由,善解人意,爱人而不失冷静,写作在日常氛围和优雅写作之间达到微妙的平衡。这本书用咏叹调来诠释从克尔凯郭尔的信仰骑士那里借来的“爱情骑士”,这让人们相信,即使这个世界充满背叛,爱情仍然是一种信仰。

作者简介

李卫长

李卫长,1980年出生于江西上饶。思南阅读俱乐部策划者之一,中国现代文学博物馆特约研究员,上海文艺出版社工作。

阅读散文《珀金斯的帽子》 《年轻时遇见一些作家》的作者。

李卫长是一位文笔优美的作家。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爱情和美丽的眼睛。他阅读人们从不同角度翻看的经典作品,解读隐藏在字里行间的爱情,这是一种深深的感动。

《人世间多是辜负》摘录

温特森:世界上有许多东西都是不值得的

所有的爱始于爱的话语,止于沉默。这部小说中有许多煽动性的爱情故事。在英国女作家珍妮特温特森的小说中,我看到了最热门的浪漫词语。

1

根据故事,《写在身体上》并不新奇或独特,但是一个女人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路易斯,一个普通的同性恋爱。可以理解为作者的自传体小说,因为温特森确实有这样的经历,她与一位小说家的妻子私奔了(据说是朱利安巴恩斯)。

她生活在数百朵鲜花中,直到遇到幸福的已婚女人路易斯,她才动过一片叶子。路易丝有一个诚实、聪明、美丽的医生丈夫。小说的魔力,或者说语言的魔力,真正开始于他们相遇的时候,温特森的魅力爆发了。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疯狂地爱上了路易丝,爱得如此之深,以至于当她喝汤的时候,她会这样想:“当她把勺子举到嘴边的时候。”。

我多么希望我能成为那块无辜的不锈钢铁。

我想把我身体里的血液变成蔬菜。

让我变成胡萝卜,让我变成意大利面条。

然后你可以把我放进嘴里。

谁能忍受如此火辣辣的痴情话和如此火辣辣的话?因为我爱你,为了进入你的嘴里,我愿意成为我能吃的一切,即使我死了。它被送到口中的时候,黑暗中有一种微弱的欲望,伴随着丰富而无限的情色联想。试想,情书就是这样,正在播放。这是一种巧妙的情色写作风格,融于炽热的情感之中,不留痕迹。情人之间的用餐行为不仅仅是食物。如果“今晚的月光真的很美”是一种温柔的感情。最热门的爱情故事是“女神,吃了我!”爱是如此美妙,以至于当你爱一个人时,一切都是美好的,这种情感的发生并不区分性别。

这是恋爱中的女人的美妙想法,但也是小说家的独特能力。对温特森来说,对语言和写作的敏感性是与生俱来的。在炽热的爱情中,她表现得像个诗人,如痴如醉,充满了美好的话语。一段持久的爱情,一个古老的故事场景,通过温特森美妙的笔变成了魔法。这一幕不仅有意义,而且故事的余味也比故事本身更感人。如何识别充实丰富的小说?温特森做了一个演示,说了一件事,说了一件事,而且很准确。从这一点到第二点,隐喻,取决于读者的想象和感知,效果是不同的。一句话,可以放入几层意思,但似乎并没有被激怒,所谓看似轻云轻风,但实际上情绪似乎波涛汹涌。如果你再看它,它像火一样热,但事实上它充满了欲望。爱情,在短时间内爆发的爱情,在欲望上升后会给恋人们无限的想象。温特森的话来自爱情的回报。

如果这样下去,会有好结果吗?这与性无关。这是温特森的天才。责难不是来自外部。对于这两个敢于私奔的男人来说,外界的评论实在是微不足道,从而去除了政治的一面。和两个人相处真的很难。女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她对爱情的态度是什么?聪明的女人几次提到她有女朋友,激情过后不久就分手了。女主人对婚姻制度表达了一种看似持不同政见但却带有嘲讽的观点:向公众展示的没有门票的混乱婚姻,长期以来一直被秘密通奸和不忠所秘密占据。

第一次婚姻真正开始于保护民族财产,而不是保护爱情。然而,通奸的发生不能归咎于婚姻的过错,而是爱的火焰没有继续燃烧的结果。女主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如果爱情是燃烧的,那么婚姻就是一个炉子,燃烧后会保持灰烬,当有风或草时,它就会变成灰烬。显然,女人不相信婚姻,也不相信激情过后爱情的终结。

温特森更相信身体反应和结合,而不是婚姻。她总是寻找身体的完美结合,寻找燃烧的爱,期待永不休息,永不停止高潮和狂喜。爱情燃烧后,她总是悲伤地结束一段关系。爱情是深沉的,在顶峰之后,激情消退,欲望下沉,然后走下坡路。她更像一个女浪子,她认为自己是一个可爱的浪子。

当然,这个故事不太顺利。路易丝的丈夫发现了他们的婚外情,他们私奔了!

2

私奔,一个迷人的词,充满了一种道德上的不准确性。危险而迷人,他们是非法爱情的追随者。恋爱中的人愤怒地跑开去寻求爱的自由,因为他们反对现存的生活和道德秩序。私奔是短暂而漫长的。私奔的美妙在于它短暂的持续时间,而不是在离家出走后的日常生活中。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后,他们仍然逃脱不了虱子和跳蚤的骚扰,这导致了《白头吟》。

无论是生活还是小说,总会有意外和意外。路易丝病了,可能得了癌症,所以这两个人的私奔结束了。露易丝的医生和丈夫以露易丝回家为借口,认为这更有利于疾病的治疗,让小说的主人公无奈无助地自愿放弃离开的选择,从而小说进入了一个新的交汇点,一个充分展示温特森智慧和创造力的玫瑰园。这不是虚构的。在《写在身体上》的后记中,译者周嘉宁介绍说温特森曾经爱上了另一个人的妻子,并成功地与她私奔,开始了一段爱的旅程。温特森是一个勇敢的男人和特立独行的女人。她的个人生活相当戏剧化。

在我们的历史传统中,私奔的主要人物大多是男性,如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李靖和红拂。作为一个女人,温特森有很大的勇气去娶别人的妻子,并以爱的名义奔跑。读者似乎也更容易容忍小说家的这种行为。他们不认为这违背道德,而是称赞它是一个好故事。

私奔,作为一种破坏和斗争,不是由发起私奔的人,而是由同意一起私奔以回应私奔的人来称赞。司马相如和李靖的确很勇敢,而卓文君和洪福更勇敢。人们立即私奔并逃离,这意味着她不得不放弃她的家庭,断绝她的家庭,放弃她习惯的稳定生活,去未知和不确定的未来。这是一场赌博。这种勇敢不是普通人的财产。求爱始于内心,回应是信任。对回应者来说,最残酷的结果是这种信任被背叛了。

有些人说温特森是当代最优秀、最有争议的英国作家之一。这不仅是因为她的小说内容和风格有争议,也是因为她的生活。除了和别人的妻子私奔,她还做了许多不可靠的事情。据说她年轻时,一位书评人写了一篇文章批评她的小说。她对此非常生气,认为对方误解了她。她生气地走到门口和他争论,吓唬对方。如此坚强的性格为温特森的写作生涯涂上了神秘的色彩。在小说之外,温特森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故事。

温特森非常清楚她能做什么。她总是告诉读者,她不愿意写一个完整的故事。她唯一关心的是语言,如何戴着花到处走,如何发挥到极致,如何表达极度的思念。读者不应该被她愚弄。事实上,温特森一点也不轻视故事,但她对独特个性的追求使她不愿意编织平庸和过时的结构。温特森对故事的追求更加极端。如果她真的沉迷于语言游戏,她可以写诗而不是小说。有意的读者可以在她的小说中发现,那个一直说他不关心这个故事的同性恋作家是如何偷偷努力,以感人的方式讲述这个故事的。

收藏报告投诉

李卫长的新书《人世间多是辜负》

世界上的人可以分为两种类型:爱和被爱。如果一个人能同时拥有两者,那么他的生活将是世界上最完整的生活之一,因为他给予了爱,而这种爱得到了回应。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世界上大多数人无法过上如此充实的生活。爱着的人最容易被背叛,而被爱的人最容易被背叛。

未实现是一个非常酷的词,最常与之相关的情感是爱。你给予的爱是单相思,但在你内心深处燃烧的爱是很难熄灭的。正如《简爱》所说,“爱之火在你心中悄悄点燃,不被回报,不为对方所知,它肯定会吞噬和煽起爱的生命。”被背叛的爱人已经够疯狂的了。

纯粹的爱常常令人失望,尤其是在文学作品中。如此令人失望往往会创造出令人难忘的经典作品。今天带给读者的是李卫长的新书《人世间多是辜负》。作者重新诠释了十几部大多数人都熟悉的经典作品,一点一点地打破了隐藏在字里行间的深深的爱。这本书的所有读者都会被写在字里行间的爱和失望所感动。

作品简介

李卫长新书《人世间多是辜负》

一本以爱和背叛为主题的阅读散文集。它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题为“爱情骑士”。它阅读温特森、契诃夫、杜拉斯、侯赛因、尚春村树、钱德勒、特里斯、菲茨杰拉德、歌德、兰博和北野武的作品,以及他们的爱情故事。以下标题为“爱情失望”。它以林白的一首诗开始,聚焦于爱情的主题和话语。这本书包括《伏羲伏羲》 《卖油郎独占花魁》 《沈从文的前半生》 《取瑟而歌》等。故事涉及《西游记》黄袍怪、无极县、女儿国等。

作者自由写作,善解人意,爱人而不失冷静,写作在日常氛围和写作优雅之间达到了微妙的平衡。这本书用咏叹调来诠释从克尔凯郭尔的信仰骑士那里借来的“爱情骑士”,这让人们相信,即使这个世界充满背叛,爱情仍然是一种信仰。

作者简介

李卫长

李卫长,1980年出生于江西上饶。思南阅读俱乐部策划者之一,中国现代文学博物馆特约研究员,上海文艺出版社工作。

阅读散文《珀金斯的帽子》 《年轻时遇见一些作家》的作者。

李卫长是一位文笔优美的作家。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爱情和美丽的眼睛。他阅读人们从不同角度翻看的经典作品,解读隐藏在字里行间的爱情,这是一种深深的感动。

《人世间多是辜负》摘录

温特森:世界上大多数的爱都不符合

所有的爱都以爱之语开始,以沉默结束。这部小说中有许多煽动性的爱情故事。在英国女作家珍妮特温特森的小说中,我看到了最热门的浪漫词语。

1

根据故事,《写在身体上》并不新奇或独特,但是一个女人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路易斯,一个普通的同性恋爱。可以理解为作者的自传体小说,因为温特森确实有这样的经历,她与一位小说家的妻子私奔了(据说是朱利安巴恩斯)。

她生活在数百朵鲜花中,直到遇到幸福的已婚女人路易斯,她才动过一片叶子。路易丝有一个诚实、聪明、美丽的医生丈夫。小说的魔力,或者说语言的魔力,真正开始于他们相遇的时候,温特森的魅力爆发了。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疯狂地爱上了路易丝,爱得如此之深,以至于当她喝汤的时候,她会这样想:“当她把勺子举到嘴边的时候。”。

我多么希望我能成为那块无辜的不锈钢铁。

我想把我身体里的血液变成蔬菜。

让我变成胡萝卜,让我变成意大利面条。

然后你可以把我放进嘴里。

谁能忍受如此辛辣刺激的痴情话语和如此辛辣刺激的话语?因为我爱你,为了进入你的嘴里,我愿意成为我能吃的一切,即使我死了。它被送到口中的时候,黑暗中有一种微弱的欲望,伴随着丰富而无限的情色联想。试想,情书就是这样,正在播放。这是一种巧妙的情色写作风格,融于炽热的情感之中,不留痕迹。情人之间的用餐行为不仅仅是食物。如果“今晚的月光真的很美”是一种温柔的感情。最热门的爱情故事是“女神,吃了我!”爱是如此美妙,以至于当你爱一个人时,一切都是美好的,这种情感的发生并不区分性别。

这是恋爱中的女人的美妙想法,但也是小说家的独特能力。对温特森来说,对语言和写作的敏感性是与生俱来的。在炽热的爱情中,她表现得像个诗人,如痴如醉,充满了美好的话语。一段持久的爱情,一个古老的故事场景,通过温特森美妙的笔变成了魔法。这一幕不仅有意义,而且故事的余味也比故事本身更感人。如何识别充实丰富的小说?温特森做了一个演示,说了一件事,说了一件事,而且很准确。从这一点到第二点,隐喻,取决于读者的想象和感知,效果是不同的。一句话,可以放入几层意思,但似乎并没有被激怒,所谓看似轻云轻风,但实际上情绪似乎波涛汹涌。如果你再看它,它像火一样热,但事实上它充满了欲望。爱情,在短时间内爆发的爱情,在欲望上升后会给恋人们无限的想象。温特森的话来自爱情的回报。

如果这样下去,会有好结果吗?这与性无关。这是温特森的天才。责难不是来自外部。对于这两个敢于私奔的男人来说,外界的评论实在是微不足道,从而去除了政治的一面。和两个人相处真的很难。女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她对爱情的态度是什么?聪明的女人几次提到她有女朋友,激情过后不久就分手了。女主人对婚姻制度表达了一种看似持不同政见但却带有嘲讽的观点:向公众展示的没有门票的混乱婚姻,长期以来一直被秘密通奸和不忠所秘密占据。

第一次婚姻真正开始于保护民族财产,而不是保护爱情。然而,通奸的发生不能归咎于婚姻的过错,而是爱的火焰没有继续燃烧的结果。女主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如果爱情是燃烧的,那么婚姻就是一个炉子,燃烧后会保持灰烬,当有风或草时,它就会变成灰烬。显然,女人不相信婚姻,也不相信激情过后爱情的终结。

温特森更相信身体反应和结合,而不是婚姻。她总是寻找身体的完美结合,寻找燃烧的爱,期待永不休息,永不停止高潮和狂喜。爱情燃烧后,她总是悲伤地结束一段关系。爱情是深沉的,在顶峰之后,激情消退,欲望下沉,然后走下坡路。她更像一个女浪子,她认为自己是一个可爱的浪子。

当然,这个故事不太顺利。路易丝的丈夫发现了他们的婚外情,他们私奔了!

2

私奔,一个迷人的词,充满了一种道德上的不准确性。危险而迷人,他们是非法爱情的追随者。恋爱中的人愤怒地跑开去寻求爱的自由,因为他们反对现存的生活和道德秩序。私奔是短暂而漫长的。私奔的美妙在于它短暂的持续时间,而不是在离家出走后的日常生活中。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后,他们仍然逃脱不了虱子和跳蚤的骚扰,这导致了《白头吟》。

无论是生活还是小说,总会有意外和意外。路易丝病了,可能得了癌症,所以这两个人的私奔结束了。露易丝的医生和丈夫以露易丝回家为借口,认为这更有利于疾病的治疗,让小说的主人公无奈无助地自愿放弃离开的选择,从而小说进入了一个新的交汇点,一个充分展示温特森智慧和创造力的玫瑰园。这不是虚构的。在《写在身体上》的后记中,译者周嘉宁介绍说温特森曾经爱上了另一个人的妻子,并成功地与她私奔,开始了一段爱的旅程。温特森是一个勇敢的男人和特立独行的女人。她的个人生活相当戏剧化。

在我们的历史传统中,私奔的主要人物大多是男性,如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李靖和红拂。作为一个女人,温特森有很大的勇气去娶别人的妻子,并以爱的名义奔跑。读者似乎也更容易容忍小说家的这种行为。他们不认为这违背道德,而是称赞它是一个好故事。

私奔,作为一种破坏和斗争,不是由发起私奔的人,而是由同意一起私奔以回应私奔的人来称赞。司马相如和李靖的确很勇敢,而卓文君和洪福更勇敢。人们立即私奔并逃离,这意味着她不得不放弃她的家庭,断绝她的家庭,放弃她习惯的稳定生活,去未知和不确定的未来。这是一场赌博。这种勇敢不是普通人的财产。求爱始于内心,回应是信任。对回应者来说,最残酷的结果是这种信任被背叛了。

有些人说温特森是当代最优秀、最有争议的英国作家之一。这不仅是因为她的小说内容和风格有争议,也是因为她的生活。除了和别人的妻子私奔,她还做了许多不可靠的事情。据说她年轻时,一位书评人写了一篇文章批评她的小说。她对此非常生气,认为对方误解了她。她生气地走到门口和他争论,吓唬对方。如此坚强的性格为温特森的写作生涯涂上了神秘的色彩。在小说之外,温特森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故事。

温特森非常清楚她能做什么。她总是告诉读者,她不愿意写一个完整的故事。她唯一关心的是语言,如何戴着花到处走,如何发挥到极致,如何表达极度的思念。读者不应该被她愚弄。事实上,温特森一点也不轻视故事,但她对独特个性的追求使她不愿意编织平庸和过时的结构。温特森对故事的追求更加极端。如果她真的沉迷于语言游戏,她可以写诗而不是小说。有意的读者可以在她的小说中发现,那个一直说他不关心这个故事的同性恋作家是如何偷偷努力,以感人的方式讲述这个故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