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历史的决战 伟大的创举:“世界屋脊”上的反贫困奇迹

历史决战,伟大的开创性工作《世界屋脊反贫困奇迹》

新华社拉萨10月28日电-主题:历史决战,伟大的开创性工作《世界屋脊反贫困奇迹》

新华社记者

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是中国唯一一个有特殊困难的省级集中连片地区,也是中国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的最突出地区之一。

自反贫困斗争开始以来,西藏在120多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上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迹。贫困人口从2013年底的80万下降到去年年底的15万。贫困县和区的数量从74个减少到19个,在全国摘帽总数中排名第一。贫困率从30%下降到5.6%。

作为中国反贫困斗争的重要战场,西藏今年的重要目标是让15万剩余贫困人口脱贫,并从19个贫困县区摘掉帽子,努力消除雪原高原的绝对贫困。

从封闭到开放:搬迁到犁穷根

山南市夹茶县冷达乡坤康村,是一个“村龄”不超过2岁的村庄。这里的生活特别生动。

公康村是山南市最大的扶贫搬迁点。占地708亩,总投资2.1亿元。369户家庭和1,269人从雅鲁藏布江沿岸的不同地方迁入。

Aguchelier,58岁,搬进他的新房子时非常开心:“旧房子以前在山坡上。天又黑又破,而且每年冬天都更加痛苦。目前,房子水电设备齐全,宽敞明亮,出行方便。”

为了方便人们的新生活,公康村还修建了幼儿园、保健中心、垃圾转运站、牲畜棚等场所和设施,以及28套由村委会统一出租管理的两层商业前厅,每年为村集体创收60多万元。康康村党支部书记查兹说:“康康的道德是‘感谢共产党,同时过上小康生活’。”

曲珍,一个村民,九月初刚刚采集完青稞,准备去县城工作。“我的家人过去住在峡谷里,耕地不多。现在全家人不仅住在新房子里,而且还有很多田地。青稞和油菜的收成是过去的两倍多。”

我们不仅要“移动它”,还要“稳住它”。夹茶县已开发耕地1679亩,人均耕地1.3亩。贡康村去年成功种植青稞、蔬菜和西瓜,创收65.78万元。该村还成立了一个集体企业。村里574名年轻强壮的劳动者接受了技能培训,并被安排到不同的工作互助小组,从而实现了“每个人都有一个平台,每个人都有事情做,每个人都有收入”。

特殊的地理环境是西藏许多地区贫困的主要原因之一。高海拔,大雪阻塞了山脉,贫瘠的土地.有些地方几乎与世界隔绝,“一方土地支撑不了一方人民”,使得群众在摆脱贫困的道路上步履蹒跚。

只有啃完搬迁和扶贫的骨头,我们才有希望摆脱贫困,走向小康。

马融乡位于青藏高原北部那曲市尼玛县,平均海拔5000多米。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很难摆脱贫困。去年6月,当地农牧民作为第一批离开西藏高海拔地区的人,从藏北高原穿越数千公里来到拉萨。离开了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生活禁区”,他搬进了一个新家,开始了新的生活。

贡康村和马融镇只是西藏通过搬迁帮助穷人来消除“贫困根源”的缩影。

"在第十三个五年计划期间,西藏计划重新安置266,000名记录在案的哥斯达黎加穷人。记者从西藏自治区反贫困指挥部了解到,到目前为止,西藏975个搬迁区(点)中已完成910个,分别搬迁56,000人和248,000人,占计划搬迁的93%。

从“输血”到“造血”:对口支援西藏取得巨大成就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任何国家都不能少。拉萨有“北京路”,日喀则有“山东路”,林芝有“福建花园”,阿里有“陕西路”.雪原上的道路和公园的名称铭记着祖国大家庭的温暖,也见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体现在对西藏的对口支援上。

1994年,中央政府召开了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提出了“多管齐下、对口支援、定期轮换”的援藏政策和干部援助“长期支援、自我轮换”的办法。此后,中央政府与全国其他省市开始了对口支援西藏发展的长期进程。

仅2016年至2018年,17个对口支援省(市)和16个对口支援中央企业实施扶贫项目1589个,投资93亿元。

发展工业是扶贫的根本解决办法,也是西藏扶贫工作的重点。近年来,西藏逐步培育和发展青稞、牦牛、旅游业、民族手工业等特色优势产业,带动大批农牧民增收致富,农牧区“造血”能力日益增强。

一个多月前,那曲市森尼区罗马镇660户立卡贫困家庭从加尔德扶贫畜牧业示范基地获得一次性分红52.8万元。该示范基地占地9990亩,包括畜牧养殖区、乳品加工区、人工种草区等。

“该公司在拉萨有五个销售点,日销售额约为1.5万元。夏天,每天购买2250公斤牛奶,大部分来自牧民个人。”基地负责人明格塔(Mingata)表示,有52户持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在这里从事挤奶、质检、销售等工作,月收入高达4500元。

““公司农牧民经济合作组织基地牧民”的扶贫模式导致市场对牲畜养殖需求的增加,无形中促使群众纷纷调整牲畜养殖结构。“切尼区长奇里塔格(Chiritage)表示,这不仅增加了畜产品的附加值,也增加了就业机会。年底,净利润的70%将分配给参与的群众。我相信今年阳光区的扶贫目标是可以成功实现的。

数据显示,自2016年初以来,西藏共启动工业扶贫项目2567个,其中已完成1701个。截至8月底,整个地区通过工业减贫,已有222 000名持证的美国人如期脱贫。

旅游扶贫是破解“美丽贫困”的另一把钥匙。近年来,西藏重点关注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西藏依托世界屋脊上丰富的旅游资源,促进了产业融合发展,增加了成千上万家庭的收入。过去,许多贫困的山村向小康社会迈进。

37岁的旺姆热情开朗,每天在林芝市卢郎镇景区入口处的路边牵着马给游客看。"我们这里有50多匹马,每人每天挣200多元。"

旺姆所在的扎西岗村有66户327人,其中180人从事家庭旅馆相关工作,占该村总人口的55%。还有一些村民从事民间旅游项目,如吹口哨箭、骑马、西藏食品和当地产品。去年,扎西港经济总收入达到1161万元,人均纯收入超过2万元。

今天,西藏有200多个乡村旅游景点,年收入12亿元。旅游专业农牧民人数已达7万人,旅游业使3.2万贫困人口脱贫。西藏自治区旅游发展部党委书记黄永清表示,西藏各地涌现出一批家庭旅馆,旅游业促进农牧民增收致富的能力逐年提高。

从生存到生活:改善民生

“我希望穷人远离饥荒,我希望病人远离悲伤。”每年旅游旺季,在拉萨河紫金岭村上演的大型史诗剧《文成公主》中,英雄宋赞干布歌唱西藏人民的美好祝愿。这个愿望在漫长的历史中被期待了几千年,并最终成为现实。

资珍,日喀则市江孜县将乐乡拉鲁村村民,因胆囊结石和肝胆管结石被紧急送往县人民医院。经过4个小时的外科治疗,她好转了。

这种病已经治愈,但贫穷的贺子珍却很担心。她说:“这种病不仅耽误了农活,还花了很多钱。”

令她惊讶的是,政府报销了超过2万元的90%的医疗费用,而个人只支付了2000多元。"我第一次住院时,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补偿。"贺子珍说。

目前,“基本医疗保险和大病医疗救助”三重医疗保障已全面覆盖西藏贫困人口,贫困人口“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人数从2016年的63,400人下降至11,800人。同时,对包虫病和大骨节病等地方病进行了全面筛查,近30 000名患者得到了免费治疗。

西藏自治区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张田丽表示,今年西藏还将全面推进重大疾病的特殊治疗,将疾病数量扩大到33种,力争将所有对群众影响较大的疾病纳入特殊治疗范围,降低贫困人口的医疗费用比例。

“有治愈疾病的方法”,医疗保障“保护”贫困家庭的健康。“年轻人有孩子”,教育保障对贫困家庭的孩子“意义深远”。

23岁的扎西平措来自日喀则市拉兹县一个贫穷的立卡归档家庭。我母亲前年死于车祸。我父亲也因为残疾失去了劳动力。我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在上学。我的家庭主要依靠叔叔赚钱。

国家“三包”政策(包括食品、住房和基本学习费用)使得扎西平措从小学到高中的支出很少。他于2016年被西藏职业技术学院录取。学校不仅降低了三年的学费,还给他每年3000元的补贴,并提供勤工俭学的工作。他说:“如果没有这样好的政策,我可能得早点和叔叔一起工作。”

作为阻止贫穷代际传递的基本手段,教育改变了扎西平措的增长轨迹。

今年上半年,西藏对“持证大学生”实施了4900多万元的免费教育补助基金,资助了11000多名持证大学生和农村低保。义务教育阶段学龄儿童和青少年入学率和巩固率分别达到99.5%和93.9%。

“知识改变命运”正在向成千上万的家庭传播,“寡妇、寡妇和孤儿都有安全感”的美好愿景也正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实现。目前,西藏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已覆盖15.6万贫困家庭,实现了孤儿集中收养和五保老人集中供养。

高原的生态环境也随着社会福利得到改善。

西藏是中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自然保护区面积占全区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动植物资源丰富。党的十八大以来,西藏将生态补偿作为扶贫的重要手段。目前,该地区有60多万个生态护林岗。通过森林保护、草保护、水保护等公益性生态保护工作,农牧民增收33亿元。

昌都市雷乌齐县的西龙尼玛经常要巡逻山区、保护森林、防火、管理草原等。由于国家补贴和生态工作的收入,这个家庭从土坯房搬到了二楼。生态是好的。他所在的大流通村(Daritong Village)瞄准致富新途径,建立旅游中心,为游客提供休闲娱乐的好去处,使环境和民生双赢。

从高耸的喜马拉雅山到藏北广阔的草原,从藏东南的山村到浩浩荡荡的羌塘高原,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蓝天白云相映成趣,白雪皑皑的山林映入眼帘,湖泊点缀其间,野生动物欢快地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