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佳禾食品采销数据难言合理 大幅新增产能或难消化

?

除生产能力“消化不良”现象外,嘉禾食品的收入和采购数据还存在许多问题。相关财务数据之间的关系不合理,人们怀疑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数据是否真实。性别。

速溶咖啡是许多上班族非常熟悉的饮料。主要成分是非奶精和速溶咖啡粉。今天,主要生产这两种产品的嘉禾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简称“嘉禾食品”)最近已经发行了招股说明书,并计划在上海发行不少于4亿股新股。股票交易。

速溶咖啡还为人们带来了便利,但是过量食用也会引起副作用。佳禾食品的IPO大规模扩张产能具有类似的风险,在报告期内(2016-2019年13个月)客户,产能利用率等方面,不排除产能“消化不良”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在处理关系时,他们的财务数据不能正确地相互匹配,这令人怀疑收入和采购数据可能会失真。

筹款项目中“消化不良”的风险

招股书披露,嘉禾食品计划筹集约5.65亿元,投资于“十二万吨非乳制奶精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年产2160吨冻干咖啡项目”四个项目。其中,非奶精和冻干咖啡这两个项目拟利用投资4.82亿元,占募集资金的绝大部分。

在招股说明书中,嘉禾食品认为这些项目的实施是可行和有效的,并列出了相关的经济效益分析。其中,“年产12万吨非乳制奶精生产基地建设项目”预计可实现年销售收入31万元,净利润13万元。以及“年产2160吨冻干咖啡项目”诞生后,预计年销售收入45万元,净利润2589万元。这两个新项目加在一起,将为公司增加销售收入11.42亿元,净利润1.42亿元。根据该集团的数据以及2018年的营业收入15.95亿元和净利润2.24亿元,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将至少增长50%。但是,理想是非常“充分”的,但是实际情况真的可以有招股说明书的可行性吗?在食品行业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嘉禾食品的产品能否达到预期目标,取决于公司的销售客户是否可以“消化”他们的生产能力。否则,最好的期望就是空谈。

招股说明书披露,嘉禾食品的2018年非乳脂生产能力为13.5万吨,产销率约为100%。如果实现新建无烟生产基地建设项目12万吨的生产能力,将使嘉禾食品的生产能力比原来提高88.89%。前五名客户的比例并不大。第一名仅略高于10%。报告期内前五名客户的总比例分别仅为37.85%和35.70%。 31.24%和26.84%的佳和食品大部分产品销往其他大中型客户。购买能力相对有限的中小型客户能否在未来有效消化佳和食品的庞大新产能。即使嘉禾食品大力发展新客户,也需要更多的投资费用,其收益仍有待观察。

同时,公司提出的“每年2160吨冻干咖啡”项目的必要性也令人质疑。根据招股说明书,嘉禾食品2018年的咖啡生产能力为7,200吨。从产能利用率的角度来看,闲置产能还有更多未被利用。从公司主要咖啡产品速溶咖啡粉的产能利用率来看,仅31.38%,从2019年1月至3月,速溶咖啡粉的产能利用率进一步下降到8.46%,甚至在2016-2017年,产能利用率仅为5.68%和11.83%。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是否会筹集资金建设一个新的“年产2160吨冻干咖啡项目”,从而使新产能闲置?新项目的原因是否考虑了市场需求?简而言之,对于该项目进行筹资的必要性仍有讨论的余地。

企业收入数据引人入胜

更何况嘉禾食品的未来发展,仅分析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该公司近三年的收入,就不可避免地引起人们对报告期内营业收入真实性的质疑,因为他们的营业收入在持续增长的情况下,营业利润已经大幅波动,财务报表中与收入相关的数据也不符合一般财务规则。

例如,在2018年的50万元营业收入中,有54万元是海外收入(见表1)。通常,无需为此收入考虑所得税。考虑增值税因素的影响(2018年5月1日之前的税率为17%,然后再为16%的税率),可以知道国内收入部分的增值税销项税约为590,000人民币。整体核算,2018年全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10万元。从财务会计的角度来看,这种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将不可避免地获得相同数量的现金。即使某些账款没有收回,也会形成相应的经营索赔,例如应收账款。

在本年度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嘉禾食品“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08,000元,与同期含税营业收入相关。众所周知,大部分收入已经兑现。资金流入中,只有2764万元的收入没有收到现金。另外,考虑预付款项增加202.73万元的影响,本年未收含税收入金额约为2966.64万元。从理论上讲,这将带来诸如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账款等经营索赔。增幅不变。

事实上,嘉禾食品截至2018年末的应收账款微增至19,000元,但应收票据大幅下降至440.62万元,而坏账准备为855.19万元。与上年末相同项目金额相比,2018年末应收账款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64.27万元。一加一减少的差额高达3609.71万元,也就是说,当年有可能虚拟增加360.771万元含税营业收入的现金流量和新的债权人权利。

进一步分析2019年1月至3月的数据,可以发现第一季度的收入数据也异常。具体来说,第一季度,将营业收入80万元从海外收入62万元中剔除,然后考虑了增值税变动的影响。含税营业收入为人民币70,700元,去年同期为人民币8.6万元。 “销售商品和劳务收到的现金”增加14162.100万元。除了增加预收款29.55万元的影响外,从理论上讲,尚有1,445万元的含税收入将不予收取,从而形成新的索偿要求,并反映在资产负债表的相关项目中。

但是,在资产负债表中,2019年3月末的应收款未增加。相反,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的总额与年初相比减少了1763.72。一万元。一增一减,就有可能使营业收入实际增加3,209,480元(含税)。

同样,如果分析2017年收入数据,您还可以发现该公司的52,410,700元的差额无法解释。如果加上这些年的差额,总体异常差额就超过了1亿元。对于年利润在1亿元到2亿元之间的嘉禾食品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合理的购买数据

除了怀疑收入膨胀外,报告期内佳禾食品购买数据的变化也相差甚远,从几百万元到几千万元不等。

2018年,嘉禾食品向五家原材料供应商采购39万元,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56.30%。可以看出,全年原材料采购总额为202,000元。考虑到增值税税率变化的影响,可以推断,全年含税原材料采购总额为49万元(见表2)。

同期,嘉禾食品的“用于购买商品和劳务的现金”为922万元。扣除预付款项增加518.59万元的影响,本年度与采购有关的现金为3.33万元。仅规定了含税采购总额,仅为478.44万元。如果合并资产负债表中披露的应付账款金额相应减少,则相关数据将形成合理匹配。

事实上,佳禾食品截至2018年末的应付票据为6,648万元,应付账款为870,000元。与年末相同项目总额相比,不仅没有减少,而且增加了6973.88万元。因此,2018年含税采购的原材料总额与财务报表数据之间的差额为747.23万元。显然这是可疑的。

2019年第一季度,嘉禾食品五家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额为43万元,占比为57.04%。一季度原材料采购总额为98万元,占16%。就增值税而言,含税的总购买金额为人民币2,250元,与“购买商品和支付劳务现金”同期的现金流量表991万元有关。即使预付款增加了310.48,现金仍超过84,186,500元。 1万元的影响仍需额外花费8181万元。从理论上讲,这将导致3月底应付款项的合理减少。

实际上,截至2019年3月,应付票据总金额4488万元,应付账款0.05万元比初始金额减少9478万元,相差1379.64万元与理论上的减少相比。

对同一方法进行进一步分析,发现2017年原材料采购中有800万以上的异常数据。招股说明书中没有合理的解释。

对于这些差异的存在,即使是考虑到跟原材料采购十分相近的长期资产购建的情况,也不太可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因为招股书披露的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在建工程等数据之间基本能够合理匹配,并没有原材料采购中出现的那般大额异常情况。■

(编辑:侯玉坤)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