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卫兴华:不做风派理论家

?

中央广播网,北京,10月10日(记者柴华)根据中国广播电视总局中国之声《新闻纵横》的说法,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群经济学家一直对中国经济提出建议。施工。通往强大国家的道路正在酝酿之中。其中,有一个研究机构《资本论》,他一生致力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中国化。他是魏兴华,着名的经济教育家和中国人民大学的名誉人物,刚刚被授予“人民教育家”的荣誉称号。教授。

60年前已泛黄的副本,魏兴华仍然不愿失去它,并将其放在架子上以找到它。页面上几乎每一页都用红色,蓝色和黑色三色笔标记,表现出不同的感觉,并有一小排小字符,记录了魏兴华第一次看到《资本论》时难以言喻的兴奋。他说:“可能还有更多而不是三到四十遍,当您看到更多的章节时。尤其是该理论的核心部分,来回回顾并继续看下去。”

1952年,魏兴华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第一经济系,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在接下来的60年中,每次他给学生上第一堂课时,他肯定都会重复一遍:他不可能是神权论者。魏兴华说:“走自己的路,别人会评论。不仅在书上,不在书上,不在风中,从事实中寻求真理。我正在学习做'四个严密':认真的态度,严格的要求,严格的学习风格,严格的论证。不要随风而行,不要成为风格理论家。”

这是魏兴华对学生的要求,也是他一生学习的原则。因此,他没有遭受损失。文化大革命被命令在场上站了十年,甚至讲课的内容也被严格定义。魏兴华从不怀疑自己的坚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相反,对他来说,这已成为变相的祝福。他说:“无论分成两部分,我不能参加实际政策的宣传,不能参加社会主义的教学,让我谈一下《资本论》。《资本论》远离现实的基本原理,所以很好对我来说。为什么我还要阅读《资本论》?我会看一次,每次查看《资本论》都会有新的收获。”

阅读一次后,可以反复查看《资本论》。魏兴华的许多重要章节都精通内心。这不仅使教学变得更加困难,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在发展中遇到了许多问题。他总是可以在书中找到最合适的支持。魏兴华说:“例如,在第一卷第一版的序言中,《资本论》,我不需要在资本主义的脸上涂上玫瑰色。我把社会的发展视为自然的历史过程,并且不要对经济历史负个人责任,也就是说,它不希望资本家对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负责。我认为这种观点非常重要,我们曾经参与过构成主义理论。不是马克思主义。”

最早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理论,对社会主义经济运行机制理论的最早系统研究和讨论,首先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60多年来魏兴华先生发表了2000多篇学术论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邱海平感叹这一记录令人钦佩。邱海平说:“到目前为止,已发表学术论文2000余篇,出版了大量学术着作和教科书。迄今为止,魏老师每年发表的成果在我们的经济学院中都没有被打破。可以说,它创造了非常了不起的记录。”

使行业更加令人钦佩的是,魏兴华总是能够在国家经济改革和发展的关键时刻澄清谬误和原始出处,并用毕生的努力来推动马克思主义原理的中国化。

1987年,魏兴华反对“效率至上和公平”的流行多年。他认为效率应该是公平和平等的,并且曾经引起学术争议。反对者甚至认为,这是“否认邓小平理论,否认改革开放,否认市场经济”。即使这样,魏兴华仍然不为所动。他说:“我是一个学者,追求真理。”魏兴华说:“我写的东西把效率与公平结合在一起。我现在很沉重。现在我们都承认分配的不公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央政府正在努力强调共同繁荣。共同繁荣是社会主义与任何以前的社会制度都不一样是最重要的事情。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

学生何增鹏了解魏先生的坚持源自何处。在魏先生桌子的玻璃板下面,总有一张黑白照片。是年轻的魏兴华和三个同伴。当时,他们冒着生命危险,进行了地下工作,被敌人囚禁在监狱中,后来由于找不到证据而被释放。魏兴华出狱后去了北平。在不久的将来,这两个同伴再次被捕并被杀害。这使魏兴华终生难忘。何兆鹏告诉记者:“这位照片老师一直待到现在。他说,参加地下革命时,许多朋友和同事牺牲了,他得以幸存。只要他还活着,就将用自己的全部时间成为学者,应该为祖国建设和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力量。”

魏兴华上小学时,老师曾给他取名“魏贤贵”,以期他能享受未来的繁荣。从日本暴行的小眼睛看,魏兴华决心与日本人抗争,振兴中华。当他被日军占领的东野镇高中附属中学录取时,他更名为“魏兴华”。他说,一生以来,他一直坚持反对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信息,这是他一开始追求的理想。 “那时,我们做了什么地下工作并参加了共产党?没有工资,没有待遇,没有完全的自我牺牲。这是一种追求,追求自己的理想,追求共产党建设国家。那个时候,不怕牺牲,不怕逮捕,不怕杀人,正是这种坚定的信念支持着我们。”

六十多年来,魏兴华的着作也见证了中国经济学界代代相传的着名学者的成长。魏杰,李连中,黄桂田,张瑜,马清泉.“桃李满天下”,那就是魏兴华的幸福。

90年后,银发的魏兴华仍然自负。他的儿子魏宏看上去很沮丧,并建议父亲不要如此沮丧。但是他听到的答案是:研究成果也写在笔上,也写在生活上。大喜。卫宏说:“当他躺在床上时,他甚至在床上有食物和饮料,他因为受伤而无法起床。但是他仍然在床上有一块硬木板,放在稿纸上,写道他说在床上的文章写道:学习《资本论》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乐趣。”

荣获“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魏兴华觉得他与共和国共同成长,为祖国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生命。这是他不屈的追求和幸福的源泉。魏兴华说:“我坚信,我要为新中国而奋斗,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奋斗,如何使我们的国家富强起来,为人民的繁荣,幸福,和谐与共同繁荣而奋斗。普通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