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篇小说丨青石碑51

王彩珠逃过了一场大灾难。他去哪了?事实证明他早上去了牛棚,因为牛仔说有一头母牛生了小牛。他看着母牛哭着生了孩子。王才说:“这和生女一样痛苦。”

看到母牛说:“事实上,它比一个女人分娩更痛苦,因为母牛很大,生产很困难,就是母牛不会大喊大叫。”他补充道:“这只小牛可以在一两年后养殖。它快速而且好吃。”我可以看到奶牛因为小牛的诞生而非常高兴!

“现在已有15头奶牛。如果有20头奶牛,我会很满意。”王彩珠说。

“给我两年,我会养20头奶牛。”看到奶牛自信地说。

王彩在牛棚里的主人并不知道灾难即将来临。这时,有三十多名仆人在陈一毛和王梅的领导下袭击了王的家,她的两个妓女衣服几乎被这些凶狠无情的仆人砸了。

当王财神走出牛棚时,他看到一群仆人在田野上空飞行。他匆匆躲在他旁边的沟里,这样他就没有被这些仆人发现了。

那些仆人在他眼前闪过。

嘿,今天村子怎么了?王才的内心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那些来村里赶来的人是谁?”王才想。

王彩君赶紧跑回家。

在途中,他遇到了张屠夫。

“我的家人,你家里有一件大事。那些仆人说你杀了人。你到处都在找你。你怎么还这样走?”张布彻说。

“说我杀了,我没杀?”王才莫名其妙。

“现在那些仆人已经走了,也许他们会过来搜寻你,你仍然躲起来。”张布彻说。

“我没有杀人,我为什么要躲起来?”王才说。

“这不是争论的地方,所以让我们去我家躲藏,”张布欧说。

“我必须先回家。”王彩专很固执。

“我的家人,你的家人现在非常凌乱。我的四个儿子都在你的门口。我建议你躲在外面,说你不能回去。回去真的很危险。你没有看到那些仆人。凶狠来了。“张布彻过来阻止他。

“我的家人说我杀了人,我甚至没有杀死一只鸡和小鸭。”王彩珠突然失去了理智。

姜坤元

39.5

2019.08.12 02: 31 *

字数757

王彩珠逃过了一场大灾难。他去哪了?事实证明他早上去了牛棚,因为牛仔说有一头母牛生了小牛。他看着母牛哭着生了孩子。王才说:“这和生女一样痛苦。”

看到母牛说:“事实上,它比一个女人分娩更痛苦,因为母牛很大,生产很困难,就是母牛不会大喊大叫。”他补充道:“这只小牛可以在一两年后养殖。它快速而且好吃。”我可以看到奶牛因为小牛的诞生而非常高兴!

“现在已有15头奶牛。如果有20头奶牛,我会很满意。”王彩珠说。

“给我两年,我会养20头奶牛。”看到奶牛自信地说。

王彩在牛棚里的主人并不知道灾难即将来临。这时,有三十多名仆人在陈一毛和王梅的领导下袭击了王的家,她的两个妓女衣服几乎被这些凶狠无情的仆人砸了。

当王财神走出牛棚时,他看到一群仆人在田野上空飞行。他匆匆躲在他旁边的沟里,这样他就没有被这些仆人发现了。

那些仆人在他眼前闪过。

嘿,今天村子怎么了?王才的内心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那些来村里赶来的人是谁?”王才想。

王彩君赶紧跑回家。

在途中,他遇到了张屠夫。

“我的家人,你家里有一件大事。那些仆人说你杀了人。你到处都在找你。你怎么还这样走?”张布彻说。

“说我杀了,我没杀?”王才莫名其妙。

“现在那些仆人已经走了,也许他们会过来搜寻你,你仍然躲起来。”张布彻说。

“我没有杀人,我为什么要躲起来?”王才说。

“这不是争论的地方,所以让我们去我家躲藏,”张布欧说。

“我必须先回家。”王彩专很固执。

“我的家人,你的家人现在非常凌乱。我的四个儿子都在你的门口。我建议你躲在外面,说你不能回去。回去真的很危险。你没有看到那些仆人。凶狠来了。“张布彻过来阻止他。

“我的家人说我杀了人,我甚至没有杀死一只鸡和小鸭。”王彩珠突然失去了理智。

王彩珠逃过了一场大灾难。他去哪了?事实证明他早上去了牛棚,因为牛仔说有一头母牛生了小牛。他看着母牛哭着生了孩子。王才说:“这和生女一样痛苦。”

看到母牛说:“事实上,它比一个女人分娩更痛苦,因为母牛很大,生产很困难,就是母牛不会大喊大叫。”他补充道:“这只小牛可以在一两年后养殖。它快速而且好吃。”我可以看到奶牛因为小牛的诞生而非常高兴!

“现在已有15头奶牛。如果有20头奶牛,我会很满意。”王彩珠说。

“给我两年,我会养20头奶牛。”看到奶牛自信地说。

王彩在牛棚里的主人并不知道灾难即将来临。这时,有三十多名仆人在陈一毛和王梅的领导下袭击了王的家,她的两个妓女衣服几乎被这些凶狠无情的仆人砸了。

当王财神走出牛棚时,他看到一群仆人在田野上空飞行。他匆匆躲在他旁边的沟里,这样他就没有被这些仆人发现了。

那些仆人在他眼前闪过。

嘿,今天村子怎么了?王才的内心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那些来村里赶来的人是谁?”王才想。

王彩君赶紧跑回家。

在途中,他遇到了张屠夫。

“我的家人,你家里有一件大事。那些仆人说你杀了人。你到处都在找你。你怎么还这样走?”张布彻说。

“说我杀了,我没杀?”王才莫名其妙。

“现在那些仆人已经走了,也许他们会过来搜寻你,你仍然躲起来。”张布彻说。

“我没有杀人,我为什么要躲起来?”王才说。

“这不是争论的地方,所以让我们去我家躲藏,”张布欧说。

“我必须先回家。”王彩专很固执。

“我的家人,你的家人现在非常凌乱。我的四个儿子都在你的门口。我建议你躲在外面,说你不能回去。回去真的很危险。你没有看到那些仆人。凶狠来了。“张布彻过来阻止他。

“我的家人说我杀了人,我甚至没有杀死一只鸡和小鸭。”王彩珠突然失去了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