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章莹颖案”:美国司法制度存在缺陷的又一例证

参考传单2019.8.5我想分享

(图为张莹莹杀手克里斯滕森。)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在谈论美国的司法制度,他们在跳舞和表达自己的感受。例如,他们认为在西方司法中废除死刑是人权保护的成就和当代正义的典范。但是,他们很少认为这种做法对受害者及其家属极不公平,并可能导致他们遭受二次伤害。以最近的张银英案为例,经过长达768天的时间,以凶悍的方式杀害张莹莹的凶手克里斯蒂森被判无期徒刑。网民评论说,这一判决的结果无疑是“鼓励人们犯罪”。事实上,“张莹莹案”只是美国司法系统存在缺陷的一个例子。此外,美国司法系统存在几个典型问题。

错误和错误案件的比率很高。自1991年以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开展了一项关于美国死刑错误率的研究。经过九年的努力,项目组于2000年6月发布了一份名为《一个破碎的系统:美国1973-1995年死刑案错误率》的调查报告。根据该报告,在1973年至1995年的23年间,美国共判处5,760人死刑。超过三分之二的试验犯了严重错误,主要错误率为68%!根据美国司法系统,上诉法院驳回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并且必须在下级法院的审判中犯下严重错误。如果上诉法院认定下级法院的错误不严重,即使出现错误,原判也将得到维持。在5,760起死刑判决中,68%因严重错误被上诉法院推翻并返回法院。在初审法院进一步审判后,7%的死刑判决证明被告无罪,诽谤率达到4.8%; 82%的人将被告改为低于死刑; 11%维持原判。

陪审团审判制度已经失败。陪审团审判是美国政府引以为傲的司法系统。然而,今天该系统正面临严重危机并且趋于消失。根据美国司法部统计局的数据,在1976年的联邦法院,每100起民事侵权案件中就有10起受到审判。截至2008年,只有1%的民事案件通过审判结案;同年,刑事案件通过审判。仅占总数的4%。截至2010年,美国联邦法院的100起刑事定罪中有97起没有受到审判,但是通过辩护结束。这些数据令人震惊。美国许多有识之士称,美国司法系统已变得无法辨认。他们认为法院需要稳定的审判流程,以教育公众遵守法律。想象一下,在美国联邦法院的案件中,法院没有对每100起刑事案件中的97起进行审判,但被告的律师和检察官进行了起诉;每100个民事案件中就有99起案件没有。法院审理了该裁决,但通过庭外谈判结案,法院再也不能将其称为法庭。 “审判正在消失”的长期趋势基本上反映了美国人对法官不信任的长期趋势,陪审团制度的不确定性以及对司法系统失去信心。

正义遭遇金钱侵蚀。辩诉交易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方的力量和辩护律师的能量。因此,在类似案件的不同情况下,辩诉交易谈判的结果远非令人惊讶,有能量的律师是不受穷人雇用的高价律师。在美国,诉讼费用不够,司法也不能得到保障。例如,如果您没有律师,则无法召开法庭辩论。您只能使用格式化的判断,只需要填写当事人的姓名以及案件的名称和编号。一些穷人甚至无法辨认法官是否已经阅读过他们的投诉!相反,一些有钱人可以聘请律师团体认罪。例如,在引起很多关注的“里根暗杀案”中,肇事者约翰辛克莱是一个忙碌的第二代。为了吸引偶像朱迪福斯特的注意,他向新总统开了六枪,尽管里根去世了。他逃脱了,但白宫新闻发言人布拉迪却因为生活而感到尴尬和残疾。然而,在约翰辛克尔的审判中,他的父亲雇用了一个超级豪华的律师团队,试图说服法官和陪审团在法庭上犯罪,但约翰患有精神疾病,并且在射击里根的几分钟内他精神紊乱。它是。最后,美国法院判处辛克莱无罪开释,并将他安置在精神病院。

总之,可以看出美国司法系统无疑存在许多缺陷和漏洞。片面地宣扬美国司法制度的优越性不仅与实际情况不符,而且也是司法公正的缺陷。

收集报告投诉

(图为张莹莹杀手克里斯滕森。)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在谈论美国的司法制度,他们在跳舞和表达自己的感受。例如,他们认为在西方司法中废除死刑是人权保护的成就和当代正义的典范。但是,他们很少认为这种做法对受害者及其家属极不公平,并可能导致他们遭受二次伤害。以最近的张银英案为例,经过长达768天的时间,以凶悍的方式杀害张莹莹的凶手克里斯蒂森被判无期徒刑。网民评论说,这一判决的结果无疑是“鼓励人们犯罪”。事实上,“张莹莹案”只是美国司法系统存在缺陷的一个例子。此外,美国司法系统存在几个典型问题。

错误和错误案件的比率很高。自1991年以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开展了一项关于美国死刑错误率的研究。经过九年的努力,项目组于2000年6月发布了一份名为《一个破碎的系统:美国1973-1995年死刑案错误率》的调查报告。根据该报告,在1973年至1995年的23年间,美国共判处5,760人死刑。超过三分之二的试验犯了严重错误,主要错误率为68%!根据美国司法系统,上诉法院驳回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并且必须在下级法院的审判中犯下严重错误。如果上诉法院认定下级法院的错误不严重,即使出现错误,原判也将得到维持。在5,760起死刑判决中,68%因严重错误被上诉法院推翻并返回法院。在初审法院进一步审判后,7%的死刑判决证明被告无罪,诽谤率达到4.8%; 82%的人将被告改为低于死刑; 11%维持原判。

陪审团审判制度已经失败。陪审团审判是美国政府引以为傲的司法系统。然而,今天该系统正面临严重危机并且趋于消失。根据美国司法部统计局的数据,在1976年的联邦法院,每100起民事侵权案件中就有10起受到审判。截至2008年,只有1%的民事案件通过审判结案;同年,刑事案件通过审判。仅占总数的4%。截至2010年,美国联邦法院的100起刑事定罪中有97起没有受到审判,但是通过辩护结束。这些数据令人震惊。美国许多有识之士称,美国司法系统已变得无法辨认。他们认为法院需要稳定的审判流程,以教育公众遵守法律。想象一下,在美国联邦法院的案件中,法院没有对每100起刑事案件中的97起进行审判,但被告的律师和检察官进行了起诉;每100个民事案件中就有99起案件没有。法院审理了该裁决,但通过庭外谈判结案,法院再也不能将其称为法庭。 “审判正在消失”的长期趋势基本上反映了美国人对法官不信任的长期趋势,陪审团制度的不确定性以及对司法系统失去信心。

司法公正被金钱侵蚀。辩诉交易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的力量和辩护律师的能量。因此,在类似案件的不同案件中辩诉交易谈判的结果大不相同也就不足为奇了。精力充沛的律师都是高价律师,穷人无力雇用。在美国,如果没有足够的钱,就不能保证正义。例如,如果没有律师,就不可能举行法庭辩论。只能使用格式化的判断,只需要填写各方的姓名和案例编号。一些穷人甚至无法确定法官是否已经阅读了他们的投诉。相反,一些有钱人可以通过聘请高价律师团来逃避它。例如,在引起很多关注的“里根暗杀”中,肇事者约翰辛克利是一个闲散富裕的第二代人。为了吸引朱迪福斯特的注意,他向新总统开了六枪。虽然里根幸免于难,但当时的白宫发言人布拉迪终身瘫痪和残疾。然而,在John Sinkley的审判中,他的父亲聘请了一位超级豪华的律师团队来说服法官和陪审团约翰患有精神疾病。在射击里根的几分钟内,他疯了。最后,美国法院判定辛克利无罪并将他送入精神病院。

总之,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司法制度无疑存在许多缺陷和漏洞。片面地宣扬美国司法制度的优越性,不仅与实际情况不符,而且也是司法公正的亵渎。

http://beauty.delcarlosimovei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