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小股东提议罢免董事会 天神娱乐高管回应“逼宫”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在线记者张斌

对于天佑娱乐(.SZ)的中小股东,他们提议于8月16日下午召回现任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天津娱乐董事兼副总裁李春,代表他在Tianshen Entertainment的个人和公司最大股东。当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他们回应了上述事件。

天神娱乐于8月15日晚发布的公告显示,持股比例为11.22%的三家中小股东直接指向杨兰等六位董事,曹玉珍等三位独立董事。因为董事会成员没有履行法定的忠诚和勤奋。义务导致公司的经营状况继续恶化,公司治理失控,并且出现了巨大的业绩损失。公司中小股东不再信任现任董事会成员,并邀请天神娱乐董事会和监事会提前更改选举,取代所有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和非独立董事。 - 员工代表监事。

对于上述三个中小股东“义务宫”,李春认为“存在长期计划,拒绝沟通,并不好”。他说,“A股中有很多此类案例,但我没想到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这是非常残酷和非常现实的。”此外,李春还提议出售天神娱乐和中小股东的债务,以撤销现任董事会成员。市场关注的热门话题得到回应。

“强迫宫殿”并质疑

在2018年超过70亿元巨额亏损的阴影下,经证券期货委员会调查及股价持续下跌,天神娱乐的中小股东不再信任现任董事会成员。

天神娱乐宣布,该公司董事会于8月15日收到了新股份有限公司Yanhe Yinfeng(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城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关于提请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 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的股东NEWEST WISE LIMITED。截至目前,上述股东分别持有公司第三,第四和第八大股东,持有天神娱乐共计1.0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22%。

公告显示,上述三位中小股东已提交三份议案供股东大会审议。他们将邀请天神娱乐董事会和监事会提前更改选举,并取代所有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和两名非职工代表监事。在提案中,提名了董事,非独立董事和非员工代表监事等候选人。

在这方面,李春说:“个别少数股东提议取消董事会是否代表了所有股东的利益?或者它只反映个人被提名者的利益?它是否会煽动散户投资者的情绪?还是想解决目前的债务问题?我不知道。我们特别想知道,所以我们将在下次大会上与他们讨论。“

“激烈的做法将干扰中小投资者的判断。媒体简报会希望中小股东能够澄清天申娱乐的现状,而不是为了利益而放弃所有股东的利益一些股东。“李春说,很多债权人来帮助我们。逃跑,帮助我们思考债务解决,帮助我们理清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为什么不是自己的股东? (上述三个中小股东)既没有与我们沟通也没有见过面。

“自助”

该议案显示,三位中小股东直接指向杨兰等六位董事,曹玉珍等三位独立董事未履行其法定忠诚义务和勤勉义务。董事。结果,公司的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公司治理失控,出现了巨额资金。性能损失。董事会和监事会允许公司实际控制人和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公司利益,导致公司于8月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最大股东兼董事长朱熹,于8月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大连市监管局关于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

李春认为,上述议案“非常尖锐”。关于“公司治理混乱失控”的说法,李春说:“混乱在哪里?我们的股东和债权人可以来天津娱乐看看我们的混乱在哪里?我们的子公司是否存在?按顺序提供利润?“

对于天神娱乐来说,“表现有巨大的损失”。李春说,“尽管去年亏损,我们仍然有1.5亿元的营业利润。这也将在立即发布的半年度报告中看到。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是多少公司子公司深圳对于艾普和嘉兴,北京海润德唐不断为上市公司提供利润。我们正在积极帮助自己。“

天盛娱乐主要从事游戏,广告营销及影视娱乐业务,因其2018年的年度业绩而备受市场关注。此外,今年天津娱乐的债务已逾期,第一大股东朱熹受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信用评级机构降低了信用评级。

在债务方面,天神娱乐的财务报告及相关公告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公司负债总额约为6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为5.38亿元。截至今年4月26日,公司清偿债务累计金额为3.79亿元。

天神娱乐于今年6月底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已采取四项措施偿还债务:一是提高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并通过营业收入偿还部分债务;第二是该公司打算通过出售部分资产来部分偿还债务。第三是处理已经发生的一些违约债务。目前,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方协商适当的解决方案,以达成债务清偿计划。第四,它针对的是一些有意改变股票或债务重组的债权人。积极与专业机构和债权人讨论债转股和债务重组计划。该计划结算后,获得债权人同意,并审查和批准公司的相关审查程序,公司将尽快启动债转股,债务重组等事项,促进债务解决。

李春说:“目前,天神娱乐一直在积极解决这一债务风险,能够以友好的方式与所有债权人沟通,以达到债务处置的方向。我们还积极与证券和期货委员会(一家以市场为基础的公司)进行沟通。债务最好通过市场来解决。在过去的两周里,我们一直在与债权人密切沟通,没有债权人指着我们的鼻子,因为债权人也希望通过有效的计划和交易结构来解决。债务,指控毫无用处,毫无意义。“

主编:白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