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2个月内8位医生猝死,医生的健康谁来守护?

华民网,上官新闻,医学之声,ccmtv

医生的突然死亡令人震惊

2018年开始的暴力伤害人数大幅下降,医生死亡的悲剧显着增加。最近,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看过媒体的中青年医生已经死亡:

7月24日,57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候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原307医院)第五医疗中心陈虎教授去世突然心脏病发作

7月11日,一名30岁的上海中山医院肝脏外科医生在他家中死亡。

7月10日,一名31岁的辽宁省沉阳市三甲医院皮肤科医生于凌晨在家中死亡。

7月4日,31岁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副教授肖玉忠被发现于下午3点落入实验室,不幸去世。

7月4日,四川大学华西大学第四医院56岁的院长李小松因暴发性病毒性心肌炎死于颅内出血。

6月30日,32岁的北京同仁医院眼科医生王辉死于心脏骤停。

6月28日,48岁的河南省肿瘤医院乳腺科副主任张恒伟因突发心脏病突然死亡。

6月14日,嘉兴市第一医院41岁的皮肤科医生陈伟死于突发性脑出血,全家决定捐献全身脏器。

如果你把时间推进,那么这些数字就更令人震惊了。从2018年以前的长期暴力医疗事件清单,到2018年以来中青年医生突然死亡人数一览表,这两个名单都是血腥和痛苦的。

你为什么死?

为什么有这么多年轻和中年医生死亡?

有关方面给出的答案是:过度劳累。

年轻和中年医生正处于家庭和事业的关键阶段。他们都想在自己的事业上取得突破,他们也有学术研究的任务,他们也必须面对病人及其家人的压力。医生和患者之间矛盾的升级正在成为许多医生实践中日益增长的心理负担。

根据中华医学会2018年《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中国二,三级医院的医生每周工作超过50小时,其中三级医院的医生平均每周工作51.05小时,在二级医院工作51.13小时,每周超过40小时。一小时的标准工作时间。

医生不能自我治疗,医务人员自身的健康状况也不容乐观。

只有19.2%的医生认为他们的健康状况非常好

14.6%的医生经常熬夜

35%的人认为一般

4.9%认为它很差

31.1%认为身体状况对工作有中等影响

同时,工作时间越长,心理衰竭程度越高,51.3%的心理衰竭医师在所有样本中均为6级或以上。

通过以下比较可以看出中国医务人员的工作量:

凌晨4点,世界排名第一的美国梅奥诊所空无一人,没有人。

来自文章来源的图片

凌晨4点,北京协和医院,一千多人排队等候登记,其中不少人已经从凌晨0点排队。

来自文章来源的图片

这只是中国和美国两大医院之间的比较。事实上,中国三大医院和专科医院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根据《北京青年报》,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近一半的医生每周必须至少上班一次。八个成年人中午休息时间不超过半小时。许多人只有10分钟的午餐和午餐时间。几乎所有医生都连续工作超过24小时,其中一半已连续工作超过36小时,约20%的医生连续工作超过48小时。

中国有很多医生,他们很累,很忙。

根据健康与卫生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8年底,中国每千人口的执业(助理)医生人数为2.59,超过了世界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可以看出,中国医生的数量不小。

医生这么累是什么原因?

一个是忙碌和不平衡。大多数优质医生都集中在城市的大医院。结果,患者集中在大医院,每日医疗过度拥挤。可以看到基层的小型医院。

其次,能力更强。具有良好技能和良好声誉的医生经常处于满负荷和超负荷状态。很长一段时间,医生工作过度,对健康有害。这对患者也是一种风险,因为过度劳累可能会增加患者的误诊率。虐待和恶性循环等医疗风险增加了医疗纠纷的可能性,医生面临更大的压力。

厌倦了“不能放手”

医生不仅有过于劳累的客观原因,而且还有自己的主观因素。有些医生因为无法放手而过度劳累。一切都必须由你自己完成,如果你生病,受伤等,你还是要继续工作。我觉得只有当你亲近的时候,才能耐心等待你的工作。这种小病已经成为一种严重的疾病。在早期阶段,有可能治疗更多的患者在他们的专业岗位上做更多的事情,但他们不得不提前离开。绝望的工作是令人钦佩的,但为生命而战是尴尬的,这真的不值得推广。

当医生厌倦了工作甚至付钱时,孩子失去了父亲(母亲),妻子(丈夫)失去了丈夫(妻子),家庭失去了支柱.幸福的家庭崩溃了,不幸的是,所有的痛苦都留给了最爱你的人。

解释医生的“疲倦”

“医生过度劳累”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太累了,医生对自己和病人都不负责任。缓解疲劳不仅取决于医生自己的自我调整,还取决于根本的变化。它必须由外力驱动。必须建立系统,机制和系统,以确保增加医疗保健方面的财政投入,加强人才培训,加快实施分级。医疗等,对于大多数医生至少身心健康。

社会应该了解,尊重和关心医生,对待医疗方面的每一位员工,面对他们的努力,给予他们应得的尊重和享受,保护医务人员的健康权利。

在减轻看病难度方面,不可能通过提高工作效率和缩短医生的休息时间来解决问题。希望实行年假制度,建立合理的职务制度和轮换制度,保障医生的休息权;此外,还可以建立强制性的加班休息制度,以防止医生“找工作”,防止过度劳累的医疗活动。

件,让健康的人们传承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