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评论:遵循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内在规律

?

遵循内部财务回报法则为实体经济服务

“经济参考报”

严新伟

服务实体经济不仅是金融业的职责和目的,也是金融业发展的基础和动力。 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的主要根源之一是金融服务偏离实体经济。中国金融业的发展也面临着“脱离现实和空虚”这一更突出的问题。让金融回归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实体经济,提高服务实体的经济效率不是一次性的努力。它应该正确理解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内在逻辑。施志全面的政策,终于可以达到症状和根源的效果。

要回归实体金融经济,必须遵循以下规则:

一是继续全面深化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国内实体经济回报水平,增加金融资本吸引力。这是金融顺利回归实体经济的基本前提。

近年来,中国实体经济脱离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实体经济的利润回报率下降。另一个原因是为了规避监管,以非常规的方式追求实体经济的高利润项目。从本质上讲,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交易结构的设计更加复杂。通过分层嵌套金融产品很难识别风险和资金来源,资金滞留在金融体系内。推高资金价格。在自我流通和自我复制的过程中,金融业实现了更高的利润和资本增值。尽管它获得了更高的利润水平,但它本质上是一种与实体经济分离的“赚钱”游戏,常常属于“庞氏骗局”。只有当财务利润实际来自社会生产力的提高时,才能继续下去。

但是,有必要让金融资本积极参与实体经济活动,积极满足实体经济的金融需求,提高融资效率,减少实体经济的信用信息不对称,保证金融功能的支付效率。并积极赋予实体经济权力。归根结底,有必要改进实体。经济生产效率。因此,让财政回报服务于实体经济,从根本上说,必须坚持全面深化经济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中国实体经济的开放,不断优化经营环境,实现更有效地分配资源,解决失衡问题,充分发展并确保实际经济回报率处于对金融极具吸引力的水平。同时,还需要关注实体经济能承受的财务成本是否在合理范围内。

二是加强金融服务的正确引导,加强金融外部监管,是金融顺利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外部保障。

要充分发挥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作用,积极引导和规范金融服务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给金融服务业国内实体经济带来一定的压力和制约。

首先是在宏观管理政策的方向上发挥主导作用。近年来,中央和政府部门出台的宏观管理政策明确要求金融机构坚持实体经济服务。准确定位金融机构,明确方向和要求。这要求金融机构深刻学会了解宏观管理政策的初衷,并有意识地将其融入实际的财务工作中。

二是发挥行业监管体系的激励和约束作用。金融业监管部门应当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及时发现实体经济服务中金融分离的迹象或问题,出台有针对性的监管政策,提出具体和具体要求,协助窗口指导,加强培训和教育,补充监督缺点。好“看门人”。我们必须坚决遏制金融机构放弃追求自我流通和自我复制的动机,引导金融机构的行为,鼓励金融机构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等薄弱环节。提高金融服务的效率。

第三是在行业自律体系中发挥互补作用。坚持高行业自律也是实现实体经济金融服务的重要方面。金融机构还应积极交流服务实体经济的经验,相互监督,相互学习,互相学习,激发竞争,避免恶性竞争,共同为实体经济服务。

第三,加强金融机构刺激内生动力,提高金融效率,加强长效机制建设,是确保实体经济金融长期服务的内在要求。

为了让金融机构回归服务于实体经济的起源,有必要加强其内生机制的建设。因此,未来中国的金融发展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首先,我们必须将金融发展与经济发展战略结合起来。金融业必须坚决服务于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包括长江经济带,京津冀,雄安新区,12个自由贸易区,广东,香港,澳门,大湾区的协调发展。金融业必须坚持包容性金融,金融帮助农村振兴,为“一带一路”倡议服务。金融业的发展必须与国民经济发展充分结合。

其次,我们必须将金融发展与先进技术和赋权结合起来。金融机构注重提高金融服务效率,降低金融服务成本,应积极采用新技术,利用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和资源转移,创新金融服务,开创开放银行的新时代。加强银行机构的开放性。共享层次,丰富服务场景,实现多方合作,共赢。积极推进企业融资,互联网金融,虚拟银行,金融技术等全方位发展,提供更加高效便捷的低成本综合金融服务。

第三,我们必须将金融发展与赢得三大战役结合起来。请记住,银行属于服务行业。它应该满足人民的金融服务需求,回应人民的美好生活和期望。重点关注满足重大风险防范,精准扶贫和污染防治的金融服务需求。特别是在金融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必须充分利用新技术,新模式,新形式,承担金融发展过程中的社会责任,创造更多的社会效益。

第四,我们必须将金融发展与人口老龄化的应对结合起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也是金融发展的正确含义。我们应该高度重视人口年龄结构对中国经济发展和金融业发展的影响。要正视人口老龄化发展的大趋势,坚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积极创新,积极满足中国人口老龄化过程中个性化,差异化金融服务的需求。

第四,关注金融风险的防控,在虚拟现实过程中引发新的风险,是实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转型的重要保证。

金融业经常“推动全身”,必须关注反风险措施可能产生的新风险。中国的房地产业,产能过剩行业和地方政府债务等领域吸收了大量的金融资源,其中蕴含着大量的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金融机构应该谨慎,科学地回应这些领域。

首先,我们必须注意解决政策的时机和实施,避免过度和过度的监管,避免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并保留足够的缓冲空间。

其次,要坚决贯彻“家庭与非投机”,避免金融系统资金过度集中到房地产领域。房地产吸收了大量的金融资源,在处理房地产行业的财务问题时必须谨慎。如果财政政策太紧张,房地产行业将会大幅波动。建议保持适度和高度谨慎。

第三,要坚决主动退出僵尸企业,落后产能。清理僵尸企业,逐步退出过剩和落后的生产能力,为高质量的经济发展腾出更多空间。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

主编:覃肄灵